首页 > 科技 > 正文

硅谷新解:电脑和智能手机缘何是害人的东西
2012-07-25 21:58:37   来源:腾讯科技   评论:0 点击:

许多科技公司高管接受采访时表示担忧:数码产品的长期刺激和诱惑会损害创造力和个人沟通能力。偶尔应该关一下机,然后把它们放下。


 

技术使人上瘾(腾讯科技配图)


  北京时间7月25日消息,《纽约时报》网站近日刊载署名为马特·里切特(Matt Richtel)的文章称,即使在一个技术被视为全能答案的时代中,技术也正日益被视为过于强大了,甚至会让人上瘾。文章指出,科技公司的许多顶级高管都已经表达了一种担忧情绪,那就是恒定刺激的诱惑力正在创造出一种意义深远的身体上的渴望,而这种渴望会损害生产力和个人互动。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斯图亚特·克莱布(Stuart Crabb)是Facebook行政办公室的一名主管。很自然的,他喜欢吹捧电脑和智能手机所能带来的好处。但与越来越多的科技行业领导人一样,他也发出了一个警报:偶尔也应该关一下机,然后把它们放下。

  即使在一个技术被视为全能答案的时代中,技术也正日益被视为过于强大了,甚至会让人上瘾。

  最近,在科技公司的许多顶级高管出席会议和接受采访时,他们都表达了一种担忧情绪,那就是恒定刺激的诱惑力正在创造出一种意义深远的身体上的渴望,而这种渴望会损害生产力和个人互动。

  “如果你把一只青蛙放到冷水里,然后缓慢地加热,那么这只青蛙就会被煮沸到死——这是一个很好的类比。”克莱布说道,他在Facebook负责学习和开发相关事务。人们“需要注意到自己花在网上的时间会对其业绩表现和关系造成何种影响”。

  对于任何拿“黑莓成瘾症”的生活方式开玩笑的人,或是那些听从探索互动技术是否会让人上瘾的研究者所做工作的人来说,这种见解听起来可能不具备什么启示性。但是,从那些硅谷最具影响力的公司(用户在网上花费更多时间能让其获利更多)中的许多领导者口中听到这些话,听起来就像是汽车公司高管一边出售汽车,同时却就迅速提速的危险发出警告一样。

  “我们已经走出了蜜月阶段,现在正处在这样一个阶段:‘哇,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Wisdom 2.0年度会议的组织者索伦·高德哈默(Soren Gordhamer)说道。“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所做的事情是糟糕的。没有人在责备什么,只不过是翻过了一页。”

  在2月份召开的Wisdom 2.0 会议上,来自于Facebook、Twitter、eBay、Zynga和PayPal的创始人以及来自于谷歌(微博)、微软、思科和其他公司的高管和经理都听取或参与了跟瑜伽和专注力练习专家之间的对话。至少在一次会谈中,他们曾争论过科技公司是否有责任考虑其吸引消费者玩游戏或参与活动的集体力量,这些活动会浪费消费者的时间或是让他们分心。

  这些游戏和应用是否会让人上瘾的实际科学还处在胚胎阶段。但是,被广泛视为精神疾病权威的《精神障碍的诊断和统计学手册》计划于明年在其附录中加入“互联网使用(精神)障碍”这种疾病。研究人员认为,这表明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被视为正式的情况。

  有些人不同意有任何问题,即使他们同意在线活动会创造深度的神经机制。Zynga的联合创始人艾瑞克·席尔迈尔(Eric Schiermeyer)曾在此前表示,他已经让成百万的游戏上瘾者暴露在多巴胺面前,这是一种能影响神经系统的化学物质,会在人们从事令人愉悦的活动时释放出来,但同时也被视为会在上瘾的周期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但席尔迈尔同时表示,他认为人们已经渴望多巴胺,并表示硅谷不应为创造令人无法抗拒的技术而负责,就像快餐店不应为作出可口的食物而吸引很多人而负责那样。“他们会说:‘我们难道应为让人们变胖的事实而负上任何责任吗?’大多数人都会说:‘不。’”他说道。“既然我们是人,那么就已经会想要多巴胺。”

  最大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公司之一Juniper Networks的董事长斯科特·科莱恩斯(Scott Kriens)称,设备的强大吸引力大多数都反映了原始的人类渴望,那就是沟通和互动;但那些渴望需要得到管理,这样才不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水泄不通。“我们的责任是将最强大的能力带给世界。”他说道。“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就已经知道会造成某些伤害。有些人可能会说;‘为什么不用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方法来做事呢?’这是种幼稚的想法。”

  他补充称:“另一种选择就是把不那么强大的能力带给人们,那是一种糟糕的取舍。”

  克莱布称,他最担心的问题就是人们应当过上平衡的生活。与此同时,他承认这会与Facebook的商业模式背道而驰,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就是让人们在网上花费更多时间。“我看到了矛盾之处。”他说道。

  这种刚刚浮出水面的对话反映了硅谷中一种更加广泛的努力,那就是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提供一个平衡物。许多科技公司都在教员工冥想和吐纳练习,来帮助他们放慢生活节奏,暂时切断与外界的联系。

  在思科,首席技术和战略官、此前曾担任工程部门负责人的帕德马锡·沃里奥(Padmasree Warrior)称,她经常都会告诉下属要休息一下,做下深呼吸,而且她自己也会这样做。她每天晚上都会冥想,周六还会画画和写诗,那时她会关掉手机或是放在其他房间里。“那几乎就像是重新启动你的大脑和精神。”她说道。她还补充称,在周六早上进行数字“戒毒”以后,“在我随后回复电子邮件时,那会让我感到平静得多”。

  最近刚刚辞去Twitter学习和开发事务负责人的米歇尔·盖尔(Michelle Gale)也表示,她经常都会教导公司中的工程师和高管说,他们的设备会让人上瘾。“他们会说:‘哇,我不知道这一点。’盖尔回忆道,她经常都会在Twitter组织冥想和即兴创作课程,鼓励他们让自己的思想漫步

相关热词搜索:硅谷 电脑 智能手机

上一篇:Twitter效仿Facebook开发历史微博导出新工具
下一篇:移动支付应用PayPal Here进入美国和香港市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