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吉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文显的一封公开信
2012-12-27 15:23:01   来源:青松网   评论:0 点击:

您在2011年3月11日20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联合新华网等11家网站开展主题为“坚持能动司法、为‘十二五’规划顺利实施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网络访谈中说“如果法律没有尊严 法律的实施就是一句空谈”。张大法官的话说的很好,得到社会广泛称赞。

  吉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文显阁下:

  您在2011年3月11日20时,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联合新华网等11家网站开展主题为“坚持能动司法、为‘十二五’规划顺利实施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网络访谈中说“如果法律没有尊严 法律的实施就是一句空谈”。张大法官的话说的很好,得到社会广泛称赞。我认为法律首先要对执法者有尊严,特别是对法官。如果法律对执法者没有尊严,对社会其他对象再有尊严,法律的实施也是一句空谈。更为重要的是法律有无尊严体现在是否“有法必依”上,我认为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对社会的危害性更大。那就不是一句 “空谈”所概括得了的。

  就在您治下的初级法院(梅河口市)和中级法院(通化市)于2007年12月至2009年8月审理的所谓“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诉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在四川省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马尔康县“5?12地震的受害企业”)购销合同纠纷”一案中,看该两级法院的办案法官是把法律视为“圣经”般遵从和像母亲般敬重呢还是在践踏.强奸法律。.看看法律在这两级法院有多大尊严?

  事情的由来,2005年10月15 日,李官荣同四川省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医药药材有限责任公司业务员吴宗楷订立了一份药材销售中介协议。2005年10月31日,通过李官荣介绍,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孙军同吴宗楷.李官荣订立了一份药材销售协议。(2005年12月14日又重复定了一个内容相同的协议)。2005年12月9日阿坝州医药药材公司向吉林金宝药业公司在成都通过铁路局托运出第一批药材,价值3996800元人民币。又于2005年12月6日运出第二批药材价值449000元人民币。两批药材经金宝药业公司检验合格后阿坝州医药药材公司开出了增值税发票共四百四十三万八千四百五十一元五角。金宝药业向阿坝州药材公司分三笔电汇药材款共一百零五万元。(事后李官荣向阿坝州药材公司收取中介费30万元)。除2005年的那两批药材后,阿坝州医药药材公司再未向金宝药业提供任何药材。

  2006年5月12日,吉林金宝药业的孙军同阿坝州药材公司的吴宗楷签订了一份《产品运作合作协议》,其内容为“甲乙双方共同经营通化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重组葡激酶---施爱克产品和通化鸿淘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复方乙肝丸。乙方向甲方提供四百五十万元市场开发保证金和启动资金。”阿坝州药材公司在吉林金宝药业未支付完的药材款三百余万元上添加凑足四百五十万交与了金宝药业。后因金宝药业未能同通化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协议。为此,吉林金宝药业同阿坝州药材公司在2006年8月28日又订立了一个还款《协议书》。双方约定“签订此协议时,甲方付给乙方一百二十万元。余款三百三十万元甲方在2007年5月1日前全款付清”。

  由于吉林金宝药业违约,阿坝州医药药材公司在2007年9月5日把吉林金宝药业及其担保人(居住在马尔康县)作为被告起诉到阿坝羌族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归还欠款一百九十万元及利息,判令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并申请了诉讼保全,冻结了吉林金宝药业在农行的210万资金。

  在收到阿坝州中级法院的裁定和起诉书后,吉林金宝药业在2007年11月27日又把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坝州药材公司)和吴宗楷作为被告起诉到梅河口市法院,其理由是“被告于2006年4月24日和4月27日分别将中药材送到原告处,原告给付了货款。原告在2006年9月.11月2007年1月使用该批中药材时发现不合格,”要求被告退货并返还货款480588.00元,赔偿各项损失100000.00元。梅河口市法院在2007年12月7日下了两个裁定书《(2007)梅民初字第1891-1号》和《(2007)梅民初字1891-2号》,分别冻结了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公司和吴宗楷个人账户各60万元。阿坝州医药药业公司清楚这是吉林金宝药业恼羞成怒而提起的无中生有的起诉,因此提出管辖异议,殊不知梅河口市和通化两级法院均裁定梅河口市法院有管辖权。阿坝州药材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四条 “财产保全限于请求的范围,或者与本案有关的财物。”原告的诉求总数不超过六十万,梅河口市法院为何冻结一百二十万?为此提出质疑,梅河口市法院缄口不答。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由此可见吉林金宝药业神通广大,能左右通化两级法院将其无中生有的诉讼受理下来。

  2008年4月18日,阿坝州药材公司同吉林金宝药业在阿坝州中级法院主持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吉林金宝药业向阿坝州药材公司支付了一百八十五万元欠款,阿坝州药材公司自愿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双方均表示再无债权债务关系。阿坝州中级法院制作了《(2007)阿中民初字第28号民事调解书》送达双方。

  岂料,此事不久,阿坝州药材公司和吴宗楷便收到梅河口市法院的传票,为此,阿坝州药材公司同吴宗楷委托了代理人参加了梅河口市法院在2008年9月26日的庭审。在法庭上,作为阿坝州药材公司的代理人反复强调“在2005年12月后,阿坝州药材公司根本没有向吉林金宝药业运送过任何药材,更未收到过所谓的480588元药材款。”

  依照程序法庭应当按如下顺序审理;一,确认有无此药材;二,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两批药材来源何处;三,四十八万余元通过什么方式支付的,都付给谁了;至于药材是否合格并不重要,因为按2005年的合同约定由金宝药业自己检验为准,金宝药业认为合格就合格,他认为不合格就退货。遗憾的是法庭并不想弄清上述事实。

  由于吉林金宝药业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只有自己编制了一个称量记录和一个检验报告。没有药材是谁的证明,那么付款的证明总该拿得出来嘛,是什么方式付的款?通过银行有转款凭证,邮局有汇款单,领现金应有收据,(生产企业进材料是凭增值税发票付款的)结果一样证据都没有。连这两批药材现在何处在法庭上都避而不谈,实在是荒唐!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虽然金宝药业没有证据(本身就是无中生有的案子),但其在本地照样能胜诉。

  请看梅河口市法院是怎样认定事实的,梅河口市法院在《(2007)梅民初字第1891号民事判决书》 “本院认为”中表述认定“原告提供的称量记录虽系原告自行记录,被告不予认可,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故本院对该称量记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如果谁编造一份材料指控某院长受贿,该院长如“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那么就可对这份编造材料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简单的说,指控你是小偷,你就得提供相反证据来证明你不是小偷,不然你就是小偷。

  这就是梅河口市法院采用的封建专制社会“自证清白”的司法原则,该原则就是对我国现行实施的民诉法“谁主张谁举证”原则的践踏.强奸。

  该院在判决书中对怎么付的款只字不提。判决书中所谓“查明如下事实”就是照金宝药业的学舌而矣。该判决书主文“被告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责任公司返还原告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货款367500元;同时,原告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将1225公斤全蝎退还给被告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责任公司。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履行;”

  阿坝州药材公司不服向通化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该中级法院对吉林金宝药业的袒护更露骨,根本就没有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进行审理就做出了维持原判的判决。我国民诉法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 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除依照本章规定外,适用第一审普通程序。”如此,通化中级法院连合议庭组成成员都未告知当事人,这不是剥夺当事人的回避权吗?

  2009年8月7日通化中院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后,梅河口市法院立即就来划走了阿坝州药材公司帐上现金40万元。阿坝州药材公司到梅河口市法院申请执行“原告吉林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将1225公斤全蝎退还给被告阿坝州医药药材有限责任公司。”时至今日,梅河口市法院未予执行,无论阿坝州药材公司去了多少函件,梅河口法院就是不予理睬。本身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怎么可能退还这1225公斤全蝎?如果阿坝州药材公司坚持要这所谓的1225公斤全蝎,不知梅河口市法院和吉林金宝药业编造一个什么借口来搪塞!

  上述事由没有丝毫夸张,更没有做什么艺术加工。

  不知张院长看完此信后,有何感言?法律对这两级法院有多大尊严?法院的公正公平就是这般像看家护院的保安一样吗?还望张大法官不吝赐教,再,您主编的《法理学》我也认真拜读了,受益菲浅。

相关热词搜索:吉林省 高级法院院长 张文显 公开信

上一篇:便利店业遭遇亏损 7-11开放特许加盟摊薄风险
下一篇:补鞋匠24年买下4套房 计划送儿女出国读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