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报道 > 正文

南通老牌国企耀荣玻璃蹊跷走向“破产清算”
2013-06-24 10:15:20   来源:青松网   评论:0 点击:

在建厂59周年之际,近期,曾经名列全国医药工业50强的南通耀荣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荣公司)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只是这次是随着清算破产的消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企业并没有达到资不抵债的法定破产界限。债权人代表们纷纷指出,耀荣公司被人为

  在建厂59周年之际,近期,曾经名列全国医药工业50强的南通耀荣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荣公司)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只是这次是随着清算破产的消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企业并没有达到资不抵债的法定破产界限。债权人代表们纷纷指出,耀荣公司被人为操纵破产。对于债权人代表方的质疑,耀荣公司的日常事务代为管理方产控集团总经理陆强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耀荣公司走向破产程序也是无奈之举。

  59年老厂面临破产清算

  今年59岁,还有一年就可以退休的老职工李波(化名),这段时间每天都会来到自己工作了40年的耀荣公司,在周围已经长满荒草的厂房前转悠。与李波经常在一起驻守的还有另外十几名老职工,他们自发组织了“护厂队”,每天轮流着在早已空空荡荡的公司值班,保护着公司的固定资产。

  公司来客登记处张贴的几张告客户书及告知职工书显示,这家企业已经走向破产程序。

  今年2月21日下午,很多人还沉浸在新春的欢乐中,耀荣玻璃公司的职工却忽然被告知第二天不要来上班了,在家里等待处理……

  公开资料显示,耀荣公司始建于1954年,原名南通玻璃一厂、南通玻璃有限公司,为国家二级企业、国家大型二档企业、全国医药工业50强。

  据几位老职工介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耀荣公司最红火的时候,厂里有几千名工人,工人们每月都能拿到200多元的工资、奖金,比当地其他行业高出很多。

  但随着市场慢慢地缺失和产业面临的转型升级,冲击了曾经兴旺的耀荣公司。在不少人看来,过多的行政干预、员工冗杂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它数次谋求自我救赎变革的失败。最终,这座给无数人留下了印记的老厂,没能迎来它的60岁生日。

  整体搬迁后企业负债更多

  据公开报道,2012年4月13日耀荣公司喜迁新址,整体搬迁项目工程已基本竣工,标志着耀荣玻璃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而仅仅一年时间后,由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通静海支行(以下简称江苏银行静海支行)申请的耀荣公司破产清算一案,今年4月1日被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自此,这家企业进入破产程序。

  据悉,按照南通市区企业退城进郊的总体要求,2012年3月30日,耀荣公司总投资2.9亿元从南通市区整体搬迁到了南通市通州区张芝山镇培德村(苏通大桥科技产业园)。然而就在搬迁并引进新生产线扩建升级后11个月的2013年2月21日,耀荣公司就因为资金链断裂被迫停产。

  耀荣公司的老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2001年以后,耀荣公司就连续亏损,甚至搬迁之后不到11个月就被迫停产,不得不靠出售工厂原材料来抵债。

  这样的困局或许由来已久,据一位耀荣公司的管理层透露,耀荣公司在没有搬迁以前人员的压力就很大,公司原有员工1000多人,搬迁后虽然调整到了800人,但是生产线升级让耀荣实际需要的工作人员为两三百人。多出来的人员很多都是闲职,而耀荣公司因为搬到郊区,每天有8、9辆大客车接送员工上下班,并且免费提供午饭,这样的福利对于已经转制并持续亏损的企业也算不小的负担。

  再者,耀荣公司主要销售产品是玻璃输液瓶和安瓿瓶,分别占销售量的70%和30%左右。但公司搬迁以后,这些产品的成品率一度还低于在老厂区90%的标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查阅耀荣公司搬迁前后的资产负债表发现,截至2008年12月31日,耀荣公司资产总额为9000多万元,负债4800万元,而2012年12月31日,负债数字为1.9亿元,资产总额为2.7亿元。据熟知内情的人员透露,耀荣公司原先在南通的工厂用地,现在市值大约为5亿元,南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南通国资委)拿出了1.5亿元作为耀荣公司的搬迁扩建费用。

  此案的破产管理人南通市金平川律师事务所单正益律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截至2013年5月30日,耀荣公司已经合计收到16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虽然最终的清算结果还没有完成,但江苏银行静海支行是最大的银行债权人。该行在2011年3月和7月先后和耀荣公司签订了总额5000万元的固定资产借款合同,按照约定,一旦耀荣公司出现被迫停业等违规事件,江苏银行静海支行可宣布原本于2017年到期的贷款本息全部提前到期并立即收回。

  然而,大部分的债权人,特别是中小型债权人都表示,不希望看到耀荣公司破产清算被贱卖,这样不仅有可能一部分债权人的利益无法收回,也会使得耀荣新投入的3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同时,刚搬迁新建的企业如此短命,工人和扩建后新增的债权人也觉得此次破产疑点重重。

  部分债权人指其恶意破产

  据债权人代表介绍,耀荣公司是南通为数不多的国有企业,2013年1月31日和3月5日两次股东会议,其主要股东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信达资产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强烈反对破产,债权人银行起初也不同意破产,但最终的结果却可能是其他股东出局,债权人的债务免掉,接盘者得益。

  债权人代表方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依照破产法的规定,企业破产应当在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的情况下,由其股东会议决定或由债权人提出。而事实上耀荣公司根本没有资不抵债,2012年底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其现有资产2.7亿元,负债1.9亿元,这还不包括其无形资产。

  据债权人代表方面陈述,他们不明白耀荣玻璃既然早已效益不好,为何要重建新厂?为何当初投资1.5亿元,银行贷款5800万元,拖欠3000多万元工程款和材料款等情况下,于新厂建厂投产不足11个月,主导企业破产?而产控集团作为耀荣公司搬迁工程的主体单位,又是其实际的上级领导,搬迁资金的使用与安排是如何监督与管理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产控集团先是找各主要债权人申请破产,在债权人方不愿的情况下,又找到江苏银行申请破产,而江苏银行的贷款是于2013~2017年分期偿还,根本不是到期债权不能偿还。江苏银行在不符合法定破产条件的情况下,是如何启动破产申请的?

  耀荣公司破产的结果必然是:启动破产程序之后,资产评估值将远远底于现有2.7亿(不含无形资金产)。更为离奇的是:耀荣公司刚搬迁,刚投产,企业资产良好,生产设施更新,得到政府(产控股集团代表政府)1.5亿的搬迁补偿、补贴资金,为何要在这时候破产清算?

  走向破产程序是无奈之举?

  据悉,耀荣公司经营困局真正的原因或许还是内部股东多,分歧大。2001年12月,耀荣公司将欠款以“债转股”形式改制成南通耀荣玻璃股份有限公司。由五家股东持股,分别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南通新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南通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为最大股东,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股东一共持有66%的股份,他们的工作地都在南京。第三大股东产控集团和南通新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一共持有34%的股份,这两家企业均属于南通国资委。虽然耀荣公司的日常事务实际是由产控集团代为管理,而在南京的资产管理公司股东持有了耀荣公司大部分的股份,在决策中更有力。

  而据熟知内情的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因为有股权的(南京三股东)距离太远,能管理(产控集团)想管理的又没有决策权,造成耀荣公司股东之间的矛盾分歧严重。这也是许多人猜测这次破产背后,是否是产控集团想要通过重组实现股权大洗牌,也有可能是产控集团看中那块土地了。

  对于债权人代表方的质疑,陆强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耀荣公司走向破产程序也是无奈之举,几家债转股的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是大股东,产控集团方面只是小股东方,集团公司曾经多次给其在资金、政策等各方面的支持,但由于几家资产管理公司是债转股又远在外地,平时很多方面不便沟通。“我们就耀荣公司的发展转型曾经多次开专题会议研究,也多次研究过各种方案,其中包括找接盘的实力企业以及产控集团购买下几大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权自己接手等。但最后都没有成行,不是他们几家股东不同意就是操作起来难度太大。”

  破产管理人方单律师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了解,耀荣公司是新建,规划比较合理,设备新,周围的交通方便,有水路和陆路。这样的企业恢复生产对社会有好处”。恢复生产也有多种途径,“只要一位出资人提出重组,重整难度应该不大,企业有望很快恢复生产。目前我们在鼓励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在股东之间协商,协商后或许股权转让,然后实现重组。如果实在不得已走向清算,在打包变现以后也希望能有实力的组织生产,现在也有一些公司在接洽”。

  谁在推动耀荣破产清算?

  对于有质疑称破产只是一个幌子,想要贱卖国有资产或是股权洗牌,单律师表示,其也是刚接手此案,之前和耀荣公司从无往来更谈不上了解,所以不好回答。

  对此,南通市国资委主任助理季士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耀荣公司充其量只能算我们国资委的孙公司,产控集团以及新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只是耀荣公司小股东,南通国资委并没有实质的控制权。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为最大股东,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股东一共持有了66%的股份,作为耀荣公司的大股东,他们对此是怎么看?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江苏分公司资产经营部的李北虎经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大股东就此也的确开过多次会议,但几家资产管理公司均是极力反对耀荣公司破产,反而是产控集团以及新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积极主张破产。曾经的南通纳税大户,投资近3亿元﹑新厂开工不到11个月,这家企业的确没有达到资不抵债的情况。

  对于产控集团方面表示曾经几次想收购他们股权的事情,李北虎表示,其实产控集团没有真正地和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交流过,更别提购买股权价格等问题了。“再者我们几家债转股资产管理公司,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也不能够参与企业的管理经营等问题,情况并不是产控集团方面所说的那样。”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江苏分公司的闫东经理则对此表示,这个地方的情况太复杂,不便多言。


相关热词搜索:南通 老牌 国企

上一篇:工行系统闹病
下一篇:茵宝代理商巨亏指耐克处置失当或诉诸法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