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新希望六和粗放式扩张:“公司+农户”仅是一张纸?
2013-01-25 19:24:52   来源:青松网   评论:0 点击:

1月12日清晨,厚重的雾霾将山东省平度市崔家集镇层层笼罩,能见度不足10米。一个月前,另一场雾霾突然造访这里。2012年12月18日,在央视白羽速生鸡报道中,隶属于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的青...

        1月12日清晨,厚重的雾霾将山东省平度市崔家集镇层层笼罩,能见度不足10米。一个月前,另一场“雾霾”突然造访这里。

        2012年12月18日,在央视“白羽速生鸡”报道中,隶属于上市公司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000876,SZ)的青岛田润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润食品)便牵涉其中,在603省道一侧、崔家集镇政府以东1.5公里处,坐落着田润食品。该企业停业整顿后于今年1月2日复产。但是,生产线也是停停开开,处于间歇性复工。

        新希望六和粗放式扩张

        如今,“药鸡门”刚好满月,祸因大多指向养殖户。那么,曾经支撑新希望六和快速扩张的“公司+农户”模式,其质量控制体系如何?公司与农户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这与“药鸡门”的出现又有着什么关联?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青岛、潍坊、临沂、济宁等地调查后发现,依托在一纸合同之下的“公司+农户”模式,更像是一份购销合同,而公司对源头的质量控制形同虚设。

        新希望六和屠宰量骤降“药鸡”引行业阵痛

        “自从央视报道后,养鸡场对于外地口音的人,就像打了预防针一样,要是再遇到记者暗访,对他们来说,可要命了。”提及“药鸡门”事件,胶东人的形容不乏幽默,但又很直白。

        事实上,“白羽速生鸡”的报道虽已过去一个月,但事件对“公司+农户”的养殖模式中各环节的影响,才开始凸显。

        屠宰量下降、养殖户暂停养鸡,该事件所涉及的新希望六和旗下相关产业不得不面对这一尴尬处境。

        大幅下滑的屠宰量/

        “8万、6万、4万……”肉鸡屠宰量何时触底,崔勇(化名)心里也没谱,他今年25岁,在六和集团平度屠宰场已有接近6年的工龄。

        自1月2日复工以来,与之前日最高屠宰量曾达10万只、10多个小时连续作业的运转率相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成了该厂目前的写照。

        此前,有媒体曾将平度称为六和集团起家的地方,而六和集团平度屠宰场也不过是当地人的通俗叫法,“青岛田润食品有限公司”才是这里正式的称呼。

        1月12日上午,在田润食品厂区西北角的水泥路面上,一只被车轮碾压过的白羽鸡尸体,残留的鸡爪、白色羽毛,似乎在诉说这曾是众多白羽鸡生命终结的必经之路。

        从出生到屠宰,40几天的短暂生命周期,对于年屠宰量过亿的新希望六和而言,这些白羽鸡也只不过是其生产中的匆匆过客。

        在去年12月18日,央视第13套“朝闻天下”节目播出题为《40天长5斤,白羽鸡如此速生》的报道,一夜之间,肉鸡行业引起关注。

        据悉,报道中涉及六和集团平度屠宰场宰前检验不严格,以及六和签约养殖的平度市袁家村养殖场违规用药等问题。随后,六和平度屠宰场开始整顿。

        对崔勇而言,紧接着该报道而来的是长达数日的放假。据他介绍,12月18日下班前接到休班通知,休一天,第二天晚上,接着休班,紧接着就是先放假,“说是出了问题,进行整顿。”

        平度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资料称:畜牧部门于央视报道当天上午即对明乐养鸡场进行查封,对田润食品公司予以停产,会同质监部门将田润食品公司库存的210余吨产品和2369箱调理食品全部就地封存,并在山东省和青岛市畜牧局指导下,取样进行检测。

        平度市外宣办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山东省畜牧兽医局组织对六和平度屠宰场的检验完成后,相关监测均达到标准,该厂已于1月2日复产。

        然而,复产后的田润食品,却没有了往昔的繁忙。

        1月12日上午10时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应聘为由再次来到田润食品公司,工作人员表示,“现在上一天(班),歇两天,还是过段时间再来吧。”

        这一天,崔勇已经连续休息了四天,而在此前,他每月的休息时间只不过4天。假期来得有些突然,令他颇有些担心工资会受到影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收不到鸡、屠宰量明显下降,已经成为横亘在该屠宰企业面前的首要难题。除了田润食品,这在新希望六和平邑分公司(以下简称平邑六和)同样有所显现。

        一位平邑当地人士透露,自去年12月18日以后,平邑六和不再收购“市场鸡”,该厂的屠宰量明显下降,甚至有“药残”化验不合格的白羽鸡砸在了养殖户手里。

        1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平邑六和厂区门口看到,下午刚过两点半,员工便陆续从厂区大门走出。而在该厂区后门处,数辆用来运送活鸡、活鸭的空车停在了入口,司机和工作人员则在门口处闲谈。

        由于无鸡可杀,工人们也只能继续放假等活儿。

        对于六和集团当前的屠宰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向上市公司董秘办求证,工作人员表示会告知相关负责人与记者联系,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回复。

        “屠宰量下降会影响业绩,不知道下降程度是多少。”一位长期跟踪新希望六和的陈姓券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具体数据可能会在上市公司一季度或者半年度财报中有所显现。

        “我们工资计算与杀鸡多少息息相关,2012年工资相对较高,平均下来能接近4000块/月,今年不行了,3000块/月撑死。”为了增加收入,歇班的崔勇,已经做起了出租车的营生。

相关热词搜索:希望 六和 粗放

上一篇:大用集团病死鸡事件谜团待解 关键点尚未说明
下一篇:庞大全面否认三大问题 法律专家称需普及融资租赁知识

分享到: 收藏